陌上花

故地重游

小确幸

以前总是忙着的事,现在一点都不记得了。反而是体育课偷跑出去玩,咬冰棒看着钴蓝洗练的天空,白云、绿油油的水杉;死活不情愿做的早操,懒洋洋地笼着手晒着冬日阳光;晚自习间被拉着绕着校园飞跑;记得比较清楚。冬天里坐着自南向北的列车,下车的那一刹那,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才有到家的感觉。那一瞬间的感动与满足,小确幸大抵如此。

我总是害怕温柔的人

《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》里面,比企谷曾说,我不喜欢温柔的女孩子,因为温柔的女孩子对谁都温柔,我却以为只是对我。如果说真相是残酷,那么谎言便是温柔的,所以温柔是谎言。
秒速五厘米中,不论明里,远野,还是澄田,想必都有现实生活中的影子。每次看着澄田,总觉得悲伤地难以抑制。
远野君真的真的很温柔啊。那么温柔的人,却总是遗世而独立。明明站在同一片天空下,却望着不同的地方。明明在看着我,却又像是望着很远的,与我无关的地方。总是发着不知给谁的短讯。
温柔的想要让人流泪,所以忽略了我们并不在同一天空下的这一事实。所以即使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厘米,心却在亿万光年以外的地方,就像挣脱束缚奔向太阳系深处的地方。
可是在我的手快要触碰到你的肩那一霎那,一切回归现实。所以我注定只能一边流泪一边想念。
会有人为远野和明里的擦肩而过而唏嘘,可是我更害怕的是,那样温柔的人,明明就在你的眼前,没有错过,没有误会,可是抓不住了,捕捉到的只是虚空。
高中的时候,也这样的一个男孩子,温柔的眉眼,开朗的笑容,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的,我曾偷偷看着他的笑脸,感觉那里有我不熟悉的落寞。
每次发作业或者试卷时,明明与我无关,我却会在拿回自己作业本的时候,装作不经意把他的放在他的桌上。
有一次语文考试,大概作文比较敏感。当时我们坐的比较近,试卷发回来后,忍不住从他的试卷从书架里抽出来阅读。读完之后竟有种虚脱的感觉,那里面,果然有我不熟悉的,暗潮汹涌的感情,联系之前听到的传闻,浑身无力。
几年后,我不停地看秒五,感觉每看一次,就像把当时的事都经历一遍似得,男孩子温柔的样子,至今仍刻在我的心上。

如果

如果能够穿越,那就让我回到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或者八十年代多好啊,眼之所见,或许就不会如此纷繁复杂,人心是否能够澄澈一点,就这样生活着,每天每天的负面消息,悲伤的情感,就会逐渐累积,时间带着明显的恶意,从我身上慢慢流逝

梦中未必丹青见

“梦中未必丹青见,人间久别不成悲”。究竟是我太过凉薄,还是世人皆是如此。分离有多难过,这感情有多深,经历的太多,我尽然不知

菊与刀

最初爱上日本的美,是在高二的时候,川端康成的《古都》中,樱花飘落在江户时期的京都,身着和服的年轻男女,就这样想象着,便觉得美,祗园祭,北杉村,少年朦胧的恋情,成长的不安,自然风物之美,岛国的温雅哀婉之美处处可见

杜拉斯 情人

我已经老了,有一天,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,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。他主动介绍自己,他对我说:“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。那时候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,现在,我是特为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,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,那时你是年轻女人,与你那时的容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”

恨之所在,就是沉默据以开始的门槛。只有沉默可以从中通过。

我自以为我在写作,但事实上我从来就不曾写过,我以为在爱,但我从来也不曾爱过,我什么也没有做,不过是站在那紧闭的门前等待罢了。

他对她说,和过去一样,他依然爱她,他根本不能不爱她,他说他爱她将一直爱到他死。

到不了的都是远方,回不去的都是故乡

这夏天,从我乘着春节的长途火车席卷而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,脱掉羽绒服,换上短袖和拖鞋,如今已是七月我再次离去的时候,这里还是夏天,这才是真正的endless summer吧!
还好有无尽的蓝天白云,椰林婆娑。
不过我不再喜欢夏天了,再也不会喜欢了。
足以让人晕眩的烈烈阳光,汗水沾湿了头发黏在脸上,不再像儿时一样诱人的冰棒……
我已到达了远方,却失去了当初的梦想,不知所措,玫瑰色的海永远出现在梦中,现实像阳光一样让人难以忍受。
2010年的夏天,喜欢上一个人;2011年的夏天,告别一群人,然后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握紧双拳告诉自己一定会赢;2012年的夏天,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给数学作业补白,哪怕再苦再累,也不抱怨;2013年的夏天,独赴远方,2014年的夏天……
不再喜欢夏天,常常做一个美好的幻梦,一个人走在漫天大雪里,澄澈透明……